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卓牧閑:用網文書寫基層民警的故事

來源:澎湃新聞 | 羅昕  2019年10月08日12:56

在數以百萬計的網絡作家中,今年42歲的卓牧閑是特別的。這位退伍軍人如今全職寫作,是閱文集團的“大神”作家,也是中國作協會員、江蘇省網絡作家協會理事,著有《韓警官》《朝陽警事》等“警務小說”。

他的“警務小說”還特愛寫那些基層普通民警的小事。比如《朝陽警事》一開篇就寫警察韓朝陽被安排到朝陽警務室值班,幫群眾抓三米長的大蛇、阻止小孩下河游泳、調解拆遷糾紛等等。用他的話說,他想寫基層民警真正的故事。

近日,卓牧閑接受澎湃新聞記者專訪。并非中文專業出身的他感慨:“網絡文學真是 ‘中國夢’的一個重要體現,它不但拉開了全民閱讀的帷幕,也推動了全民創作。文學愛好者只要想寫便能寫,如果寫得夠好,甚至能通過寫作過上不錯的生活。”

對創作影響最大的不是文藝作品,而是生活

卓牧閑出生于江蘇海安的一個農村家庭,兒時電視都很少看,想了解外面的世界就只有書和報刊雜志。“農村的書也很少,所以我特別珍惜看書的機會,一本書甚至能看幾遍,漸漸地愛上了文學。”

高中畢業后卓牧閑參軍,正好趕上98抗洪,然后考學,復員之后從事法律服務工作,但一直保持著閱讀和寫作的愛好。

“一次我無意看到一本起點中文網的網絡小說,看完之后就成為起點中文網忠實的讀者。”卓牧閑笑言,因為網絡小說是連載的,每天都要等更新,他就想為什么不能自己寫一本呢?于是就從一個起點中文網的讀者變成了起點中文網的作者。

而之所以熱衷于警察題材創作,與他寫作前的親身經歷密不可分。“我有許多戰友轉業在公安系統,后來從事法律服務工作也新交了許多警察朋友。當看到許多網民對警察不了解,不理解,甚至有所誤解,就感覺應該寫寫我身邊的那些警察,讓網民知道現實中的警察是什么樣子的。”

也因為是自己熟悉的領域,卓牧閑在寫《韓警官》和《朝陽警事》時會比較輕松,隔三差五能去派出所或刑警隊采個風,上午構思,下午就吭哧吭哧下筆了。

卓牧閑坦言,對他創作影響最大的不是文藝作品,而是生活。在動筆之前,他只看過幾部警匪題材的影視作品,相關小說也看得不多。“總的而言,無論警察題材的影視作品還是文學作品,大致可分為兩類。一類是具有英雄光環的警察,主角無所不能。第二類是破案的警察,比如懸疑、推理、法醫等等。”

“我比較了解現實中的警察,所以寫的也全是我們身邊那些普普通通的警察,他們并非鐵打的漢子,并非無所不能。他在為群眾排憂解難的同時,自己在工作和生活上一樣會面臨這樣或那樣的困難。”卓牧閑說,“他們默默無聞,一輩子或許都沒機會參與偵破一起大案。但他們破的那些小案,做的那些小事,才是基層民警真正的寫照。可以說我之所以能寫出這么多故事,完全源于生活中的感動。”

寫身邊的警察,展現新時代基層民警風采

卓牧閑一直忘不了一位派出所長。這位所長只比他大四歲,因為連續加了三十多個小時班,積勞成疾,永遠倒在工作崗位上。

“這種事發生在你身邊的感覺與在新聞里看到是完全不一樣的。參加追悼儀式的人全哭了,我也哭了。而一些群眾尤其一些網民卻不理解。”在這樣的觸動下,卓牧閑在《韓警官》之后又寫出了《朝陽警事》。

“之所以決定寫《朝陽警事》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之前的《韓警官》為了點擊、訂閱等成績,越寫越迎合讀者,留下了許多遺憾。二是那位派出所長的事對我觸動很大,所以決心寫一本更現實的警察題材小說,通過塑造包括韓朝陽在內的主角配角群像,展現出新時代背景下的基層民警風采。”

在目前所有的作品中,卓牧閑自己最喜歡的是《朝陽警事》。“這本書不只是貼近現實,寫的其實就是我們身邊的警察,書中的人和事都是根據真人實事改編的,在現實中都能找到原型。”

比如主人公韓朝陽在現實生活中的原型是海安市公安局某派出所的年輕社區女民警。卓牧閑在小說中改了性別,把最美警察變成最帥警察;韓朝陽去大西北交流遇到的何所也有原型,何所“罵死人”和“吃羊肉”的故事也是真的;顧爺爺也是武漢市基層民警中的一位老同志。

“通過他們的故事,讓讀者了解甚至理解基層警察,這讓我極具成就感。”卓牧閑說,“當然,寫《朝陽警事》對我而言也是一個挑戰。主角出場是一個普通的社區民警,一直寫到完本依然是一個社區民警。其中沒有重生、穿越、異能那些,也沒有太多感情戲,這就需要精心構思情節,精心打磨每一個小故事。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鍛煉。可以說沒有寫《朝陽警事》的經歷,現在真寫不了更具挑戰性的故事。”

有趣的是,因為《超級警監》《韓警官》《朝陽警事》等小說采用傳統文學寫法,被很多讀者戲稱為“土著文”。對此,卓牧閑回應道他寫的全是“小人物”的故事,風格也偏傳統,但他的所有作品都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傳統文,而是融入網文元素的故事。

“我格外偏愛小人物的命運與故事,這可能與年齡和經歷都有一定關系。我出生于1978年,小時候過過苦日子,親身經歷和親眼見證了改革開放以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些變化不只是拔地而起的高樓大廈,也體現在一個個普通人身上,有的通過辛勤勞動改善自己和家人的生活,有的通過拼搏在事業上獲得巨大成功,由點及面,把這些人的故事寫出來就能體現出這個朝氣蓬勃的偉大時代。”

現實主義不局限于現實題材

如今現實主義題材網絡文學越來越受到人們關注。8月28日,閱文集團與上海圖書館共同成立全國首個網絡文學專藏庫——“中國網絡文學專藏庫”,十部來自閱文的經典網絡作品會以永久保存的形式入藏上海圖書館,其中一部就是《朝陽警事》。

除了《朝陽警事》之外,另外入選的齊橙的《大國重工》、wanglong的《復興之路》、吉祥夜的《寫給鼴鼠先生的情書》及舞清影的《明月度關山》都是現實題材作品。

在卓牧閑看來,現實主義題材網絡文學的興起是從上海市新聞出版局和閱文集團舉辦網絡原創文學現實主義題材征文大賽開始的。《朝陽警事》曾獲得第二屆大賽的二等獎。

“大賽已經辦到第四屆了,給整個網絡文學確實帶來了巨大變化。不僅寫現實題材的作者越來越多,而且玄幻、穿越等幻想類題材作品中也越來越具有大量現實元素。”

卓牧閑對此感慨萬千:“必須承認,網絡文學受眾中年輕讀者偏多,他們看網絡小說更多是消遣、是娛樂,所以現實題材網文在受眾上不是很占優勢。但我覺得只要精心構思,把故事寫得更有趣,現實題材一樣能吸引讀者,而且能激起讀者共鳴。”

眼下卓牧閑在寫一部歷史題材作品。“確實比之前寫警察故事要累,每天至少要抽出六個小時考證相關的史料,甚至要去博物館、檔案館去找一些在網上找不到的資料,然后要花一兩個小時整理思路,再花四到五個小時寫作。總之,寫歷史的過程對我而言也是一個學習的過程。雖然很累,但有激情。”

他進一步透露,正在創作的作品是一部以清朝咸豐、同治時代為的背景的歷史小說。 “之所以轉這個型,主要是覺得現實主義不能局限于現實題材,我想試著把現實主義帶進歷史分類。”卓牧閑告訴澎湃新聞記者,現在寫作在他的生活中占據最重要的位置,甚至于有時“顧不上家庭”。“連我愛人和孩子們的生日都記不得,好在家人尤其我的愛人非常支持我。”

冰球开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