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李美樺長篇小說《鳳凰春曉》:書寫大地的溫暖與希望

來源:光明日報 | 伍立楊  2019年10月09日13:12

四川作家李美樺的長篇小說《鳳凰春曉》(云南人民出版社2018年12月出版),生動刻畫了以倪萬喜為代表的鄉村教師形象,用時光碎屑里的細微光亮,燭照了生命的執著堅忍。

曾經有個時期,在師資嚴重匱乏的偏僻鄉村,那些未經過師范專業培訓,僅有初高中甚至小學文化的農村青年,走上神圣的講臺,他們以代課教師的身份從事著太陽底下最光輝的職業。面對艱苦的工作環境、匱乏的物質條件及社會上的種種偏見,他們肩負起時代賦予的特殊使命,在三尺講臺堅守著、奉獻著,為農村孩子走出大山筑起一條道路。如今,鄉村代課教師已成為歷史,但對于這個群體所作出的功績,作為替時代立言、為人民放歌的文學不能忘記他們。

生活在大山深處的倪萬喜,理想就是通過讀書,走出烏地吉木這個彝漢雜居的寨子。可是,他發奮苦讀,卻一直沒有盼來大學錄取通知書。鐵桶般死死困住寨子的大山,把倪萬喜擋在了大學門外。他回到烏地吉木小學代課,準備來年參加高考。但他最終不僅放棄了高考,而且還舍棄到鄉中學乃至縣城發展的機遇,錯過一次次改變命運的機會,每一次艱難的抉擇,都鐫刻著他在困境中艱難奮進的足跡。

文學佳作是撫慰心靈的良藥,有著觸及靈魂的力量。倪萬喜和他的同事克服重重困難,把烏地吉木小學辦得風生水起。在一步步實現自己人生價值的同時,他的命運也一次又一次遭受道義和責任的考驗,特別是面對加快城鎮化建設、村小生源日益稀少的境況,為了孩子們的未來,他再次作出犧牲,要求撤并這所耗盡他青春年華的村小。作家在娓娓道來的敘寫中,表面不動聲色,暗中激流涌動,牢牢抓住人物復雜的內心世界,刻畫出人物豐富復雜的心理,通過在困境中的堅持、奮進與內心糾結,一步步把人物的命運推向高潮,展現出這個特殊群體的高貴品質。

每一個作家,都有自己獨特的精神家園。在李美樺的筆下,烏地吉木這個偏僻貧窮的彝漢雜居的寨子,正是廣大農村的縮影。《鳳凰春曉》以獨特的人文視野觀照現實社會,對鄉村世界進行了新的審視。作家在烏地吉木這個固有的精神家園里,塑造出一系列栩栩如生的人物,他們的人生際遇、愛恨情仇、喜怒哀樂,正是從改革開放初期到當下農村現實的真實寫照。作品揭示了鄉土社會蘊含的正面力量,讓整部作品更加厚重堅實,具有豐滿的內涵與價值分量。

《鳳凰春曉》圍繞倪萬喜曲折的人生際遇和烏地吉木小學的興衰更迭,節奏把握冷熱相濟,故事波瀾起伏,情節推進從容不迫,流水般無處不在的懸念設置,環環相扣的故事情節,緊緊抓住了讀者的心。尤其難得的是,作家運用大量的筆墨,用如詩如畫的自然風景推進情節,揭示人物的內心世界,還恰如其分地嵌入了對聯、便箋、收條、書信、報告、通訊等接地氣的文體,以及別具地域特色的《日白謠》《瞧親歌》,通民心、接地氣、有溫度,增強了作品的吸引力、感染力和生命力。加上作品大量使用金沙江兩岸的方言土語,語言平實、通俗,生動,幽默詼諧,語境優美,在縝密的敘事中潛流著時代特有的氣息,使得這部作品的文學性、戲劇性和可讀性融為一體。

(作者:伍立楊,系四川省作協副主席)

冰球开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