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老舍簡略年譜

來源:駱駝祥子博物館(微信公眾號) | 中國老舍研究會  2019年10月10日09:24

1899年2月3日,陰歷臘月二十三

老舍出生于北京西城的一個滿族護軍家庭。父親姓舒,名永壽,母親馬氏。因為老舍在“小年”出生,馬上就是新春了,父親給孩子起名“慶春”。老舍出生于北京西城護國寺附近小羊圈胡同內。現為小楊家胡同8號。老舍幼年及少年時代生活于此,直至去北京師范學校住讀。老舍在《四世同堂》和《小人物自述》中均以此為原型寫到過它。

1908年

老舍離開私塾后就讀于京師公立第二兩等小學堂,該校坐落于西直門大街。校長景佑臣。1912年該校改為女校后轉學。

1912年

老舍在南草廠小學(即京師第十三小學)就讀。學校為復式制,老舍常被老師指定照管小同學。

1913年1月至6月

老舍在京師第三中學第四班就讀,在同學中以演說出名。它是北京最早的中學之一。前身是清代的宗學,后更名為北京市第三中學。坐落于祖家街,現名國富胡同。1995年該校設立了“老舍紀念室”。

1913年

老舍考取北京師范學校預科,1914年入本科,1918年6月畢業。在校期間,老舍受到了良好的古典文學和各種新學科的教益,并初步展示了他的文學才華。民國初年北京培養小學和國民學校師資的中等學校。該校前身為京師第一師范學堂,1912年改組為北京師范學校。坐落于西城豐盛胡同,1915年遷校祖家街西端端王府夾道(現育幼胡同)。校長先后為夏錫祺、張暄、方還、陸鋆等。

1918年7月至1920年9月

老舍在京師公立第17高等及國民小學校任校長。學校坐落于北京內城左區方家胡同。

1920年9月至1922年9月

老舍任郊外北區勸學員。民國初年京師勸學辦公室下設職員,負責掌理地方設學事物,待遇優厚。郊外北區勸學員管理區域包括西直門外、德勝門外、安定門外、東直門外的大片區域。在職期間,老舍恪盡職守,曾打報告要求懲治奸商與解散非法私塾十余處,但在與地方惡勢力的對抗中一度沉淪。

1921年初

老舍發表了他最早的短篇小說《她的初戀》。

1921年春

老舍重病期間在臥佛寺養病。臥佛寺始建于唐代,因寺內一銅制巨型臥佛像得名。經歷代改建擴建,到清雍正12年(1734年)被賜名“十方普覺寺”,后兩名并用。周圍山清水秀,景色優美。

1921年起

老舍在缸瓦市基督教堂的英文夜校學習并參加宗教服務。1922年接受洗禮,后為教堂起草了教規草案,并繼續主持“兒童主日學”,積極參與主日學改革。

1922年9月至1923年2月

老舍在天津南開學校中學部擔任初中國文教員兼初級二年七組輔導員,積極參加校內各項活動。

1923年1月

在《南開季刊》發表了短篇小說《小鈴兒》。

1923年8月至1924年夏

老舍受代理校長羅莘田聘請在北京一中任教,講授國文、修身、音樂等課程。1994年10月該校于350周年校慶日舉辦了老舍銅像落成典禮。

1924年夏

老舍經缸瓦市監督教會主持、北京監督教聯合會會長寶廣林等推薦赴英任教。

1924年9月至1929年6月

老舍于在倫敦大學東方學院華語學系任華語講師,教授古文、官話口語、翻譯、歷史文選、道教和佛教文選、作文等課程,一年三學期,每學期上10周課,年薪250英鎊。1926年改稱中國官話和古文講師,年薪增至300英鎊。在校期間,老舍除授課外,完成了長篇小說《老張的哲學》《趙子曰》《二馬》的創作,并為靈格風語言中心編寫、錄制了一套教學唱片。倫敦大學是英國規模最大的一所大學,成立于1836年,總部坐落于馬利特街,下屬各學院分布于倫敦的各個角落以及英國其他城市甚至其他國家,東方學院是其中的一所。

1924年冬

老舍住倫敦北郊巴尼特鎮卡納旺路(Carnarvon Road)18號,曾一度與許地山同住。其間,老舍開始創作《老張的哲學》。后老舍在散文《頭一天》《我的幾個房東》中對這一段生活有所記述。

1925年春至1928年春

老舍住倫敦西郊荷蘭公園附近圣詹姆斯廣場(St.Jamess Square)31號。他與克萊門特·埃支頓(Clement Egerton)合租一層樓,相處融洽。二人互教語言,老舍幫助埃支頓完成了《金瓶梅》(The Golden Lotus)的英譯。其間老舍完成了《老張的哲學》《趙子曰》的創作。后老舍在散文《我的幾個房東》中對這一段生活有所記述。

1926年8月

在《小說月報》中《老張的哲學》的連載起署用筆名老舍,直至晚年。

1928年

老舍曾住倫敦市區托林頓廣場(Torrington Square)14號。老舍在此期間完成了《二馬》的創作。小說中人物活動的地區都在廣場附近,其中“陶靈吞大院”及老舍對“Torrington Square”的漢譯。后老舍在散文《我的幾個房東》中對這一段生活有所記述。

1929年

老舍住倫敦南部的斯特里特漢姆(Streatham)區蒙特利爾路(Montrell Road)31號。后老舍在散文《我的幾個房東》中對這一段生活有所記述。

1929年秋至1930年2月底

老舍離開倫敦后曾在新加坡滯留。其間擔任中學教師,并著手進行《小坡的生日》的創作。

1930年7月起至1934年7月

老舍任齊魯大學國學研究所文學主任兼文學院文學教授,講授《文學概論》《小說作法》等課程。其間完成了長篇小說《大明湖》《貓城記》《離婚》《牛天賜傳》、短篇小說集《趕集》和《老舍幽默詩文集》的創作。

1930年7月至1931年暑假

老舍居住于齊魯大學辦公樓二樓西頭朝南第一間。辦公樓坐落于齊魯大學“校友門”(現山東醫學院的牌樓式校門)內東側。為青灰色磚石結構,包括地下室共分三層。其間老舍完成了長篇小說《大明湖》的創作。

1932年7月至1934年9月

老舍與胡絜青結婚后居住于濟南南新街54號,直至去青島山東大學任教。坐落于齊魯大學以北,現門牌為58號。長女舒濟出生于此。在這里,老舍寫下了《貓城記》《離婚》《趕集》《老舍幽默詩文集》等作品,還編寫了《文學概論講義》。

1934年秋至1936年7月

老舍在山東大學中國文學系任教授,主講《歐洲文藝思潮》《外國文學史》《高級作文》等課程。其間完成了短篇小說集《櫻海集》的創作。

1934年秋至1935年春

老舍全家住青島萊蕪路。具體門牌不詳,現為登州路10號甲。

1935年春至1936年冬

老舍全家住青島金口二路。鄰近海濱。門牌不詳,現為金口三路2號乙。老舍在此完成了短篇小說集《櫻海集》的創作。

1935年底至1937年8月

老舍全家住青島黃縣路6號。鄰近山東大學。現門牌為12號。在此完成了長篇小說《駱駝祥子》和短篇小說集《蛤藻集》等作品的創作。2010年起,青島市市南區人民政府將此處打造成駱駝祥子博物館。

1937年8月中旬至11月中旬

老舍回齊魯大學任教,住濟南齊魯大學內常柏路2號,老舍的家屬于1938年秋遷離。

1937年11月15日

為奔赴國難,老舍離開濟南的妻小,18日抵達漢口。與何容、老向、趙望云等同住于武昌千戶街福音堂馮玉祥的公館,共同從事宣傳抗戰的通俗文藝創作。

1938年3月27日

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成立大會于在漢口召開。到會100余人。會議上午在商會大禮堂舉行,中午在普海春餐廳聚餐,下午在普海春餐廳繼續舉行,至5時左右散會。會議通過了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的會章和成立宣言,標志著中國文藝界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最終形成。老舍是大會主席團成員和理事選舉的監票人。在會上,老舍宣讀了他與吳組緗起草的《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宣言》,并即興賦七律《賀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成立》。會后,老舍當選為理事。同年5月16日老舍在《宇宙風》發表散文《記文協成立大會》詳細記錄了大會的經過情形。

1938年4月4日

文協第一次理事會于在武昌馮玉祥公館舉行。會議推舉了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的15名常務理事并確定了總務部、組織部、研究部、出版部的正副主任。會上,老舍被推為常務理事和總務部主任,從此主持文協工作直至抗戰勝利。

1938年7月30日

武漢撤退后,文協遷往重慶。老舍與何容、老向、蕭伯青先期乘船離開武漢,于8月14日抵達重慶。與何容同住于青年會。

1938年10月31日

中華全國文藝界培訓通俗文藝骨干的學習班通俗文藝講習會開班,由何容、老向、蕭伯青、老舍分別擔任音韻、文藝宣傳、音樂、技巧的講授,學員22人。講義以《通俗文藝五講》為題于1939年10月出版,收入老舍《通俗文藝的技巧》等5篇文章。老舍為本書撰寫了序言。

1939年7月28日至12月8日

作家戰地訪問團北路慰勞團是文協總會組織的慰勞團,分南北兩路奔赴前方勞軍,由文協常務理事老舍、王平陵、胡風、姚蓬子等參加。老舍參加的北路慰勞團于1939年7月28日從重慶出發,途經成都、綿陽、劍閣、廣元、漢中、寶雞、西安、潼關、洛陽、南陽、榆林、延安、平涼、蘭州等地,路途18500里,12月8日返渝。老舍隨北路慰勞團勞軍慰民,察訪戰時國情,在延安曾與毛澤東會面。部分行程見聞寫入了長詩《劍北篇》。

1940年夏天

老舍遷居坐落在重慶郊區陳家橋的馮玉祥公館,創作了長詩《劍北篇》、話劇《張自忠》等。

1941年8月26日至11月10日

老舍在昆明代表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總會對文協云南分會的活動進行了考察和指導,在西南聯大進行了題為《抗戰以來文藝發展的情形》的4次講演,完成了話劇歌舞混合劇《大地龍蛇》的寫作,游覽了蒼山洱海,并與楊今甫、馮友蘭、吳曉鈴、沈從文等大批作家學者有過親密交往。后老舍在散文《滇行短記》中對這段經歷有詳細記載。

1942年4月

老舍移居陳家橋石板場,完成了話劇《歸去來兮》等作品。

1943年11月

老舍夫人攜子女赴重慶與老舍團聚,全家定居于北碚蔡鍔路故居此地。老舍在此居住至1946年2月(老舍夫人并子女至1950年1月)。此間老舍創作完成了長篇小說《火葬》和《四世同堂》的第一、第二部。因小樓鼠患成災,老舍戲稱它為“多鼠齋”。重慶市政府將它按原樣辟為“老舍舊居”紀念地,1997年2月3日起正式對外開放。

1944年4月17日

重慶抗戰文化界舉行老舍創作20周年紀念會。由邵力子、郭沫若、茅盾等29人發起。是日假座百齡餐廳舉行紀念茶會,各方面人士300余人到會。是日及前后,《新華日報》《新蜀報》《抗戰文藝》《大公報》等報刊均開辟專欄配合這次活動并對4月17日的紀念活動予以充分報道,郭沫若、茅盾、胡風、羅常培等人紛紛撰文對老舍的人格魅力、文學成就,尤其是對抗戰文藝的貢獻進行了充分的肯定。

1946年3月

應美國國務院之邀,老舍和曹禺于赴美講學,老舍逗留至1949年11月。此間,老舍在美國各地的講演中對中國的現代文學等進行了介紹,并對美國的文學、社會現狀進行了考察,創作完成了長篇小說《四世同堂》的第三部《饑荒》和長篇小說《鼓書藝人》并協助譯者將《四世同堂》《鼓書藝人》等作品譯成英文。此外,還曾就《駱駝祥子》的英譯和盜印問題對伊文·金進行了訴訟并且勝訴。

1946年3月

老舍與曹禺到美國后被安排在華盛頓來世禮賓館(Leclie House)休息。

1946年4月起

老舍與曹禺住紐約塔夫脫大飯店。

1946年9月至10月

老舍住薩拉托加·斯普林(Sayatoga Springs)的雅斗(Yaddo),其間經常與史沫特萊會晤。

1949年10月13日

老舍因接到國內文藝界馮乃超、夏衍等的邀請信,啟程離開三藩市坐船經由檀香山、日本、菲律賓、香港、朝鮮等地,于12月9日抵達大沽口,回到剛剛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此前,老舍也曾接到發自臺灣與英國的邀請信。

1949年12月9日

老舍回到剛剛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1950年3月

舉家遷入廼茲府大街豐盛胡同10號(現為東城區燈市口豐富胡同19號)。這是一座北京舊式四合院,占地約500平方米。老舍在院內栽種了各種花草樹木,尤以柿樹聞名,因得名“丹柿小院”。老舍在這里居住生活,度過了他一生中的最后17年,完成了包括《龍須溝》《茶館》《正紅旗下》等在內的許多作品。

1951年12月21日

為表彰老舍創作《龍須溝》對教育人民和政府干部的貢獻,根據北京市人民政府委員會第8次會議的決定,北京市人民政府召開市人民政府委員會和各界人民代表會議協商委員會聯席會議,授予老舍“人民藝術家”的獎狀。

1951年底至1952年夏

為制止和反對經濟不法行為,中央人民政府從1951年底起在國家工作人員中開展“反貪污,反浪費,反官僚主義”的“三反運動”;1952年初起,又在全國資本主義工商業者中開展“反行賄,反偷稅漏稅,反盜竊國家資財,反偷工減料,反盜竊國家經濟情報”的“五反運動”。“三反五反運動”于1952年夏先后結束。為配合這個運動,老舍1952年2月起,耗時10個月,創作了話劇《春華秋實》。

1953年9月23日至10月16日

全國文聯召開中國文學藝術工作者第二次代表大會。會議于9月23日開幕,10月16日閉幕,會議通過了《中國作家協會章程》,將中華全國文學工作者協會改組為中國作家協會。老舍在會上著重提出了文藝工作者的團結和學習問題,當選中國文學藝術聯合會第二屆全國委員會委員。

1953年10月4日

老舍作為副團長隨中國人民第三屆赴朝慰問團離京赴朝,10月20日抵達朝鮮。12月14日,慰問團總團結束工作回國,老舍得到團長賀龍許可,繼續留在朝鮮前線體驗生活。次年4月初回到北京。嗣后老舍創作了長篇報告體小說《無名高地有了名》。

1956年

毛澤東在政治局擴大會議中提出,應當實現“藝術問題上百花齊放、學術問題上百家爭鳴”,以后一再重申,一時間在全國尤其是文藝界形成一種自由寬松的良好氛圍。老舍在這種氛圍里力主民主自由,改編創作了京劇《十五貫》,并創作出話劇《茶館》,進入了一次創作高峰期。

1956年底

亞洲作家會議在印度新德里召開,亞洲國家200位代表出席,12月23日開幕,12月28日閉幕。中國作家代表團團長茅盾,副團長周揚、老舍。

1962年

全國話劇、歌劇、兒童劇創作座談會在廣州召開,會議又稱“廣州會議”。會議于3月2日開幕,3月26日閉幕,劇作家、導演、戲劇理論家和戲劇工作者160多人參加。會上,周恩來作了《論知識分子問題》的報告,陳毅同志提出為知識分子“脫帽加冕”的口號,受到與會者及廣大知識分子廣泛歡迎。老舍參加了這次會議,在會上作了題為《戲劇語言》的報告,并因深受會議精神鼓舞在會后加緊投入小說《正紅旗下》的創作。

1963年1月4日

柯慶施在上海文藝界迎春茶話會上提出“寫十三年” 的極左文藝理論,后發展到“不寫十三年就不看”,從而否定了一大批優秀文藝作品。文藝界人士曾對這個口號進行過抵制,老舍也參與其中,但終于未能如愿。老舍因為當時的文藝空氣停止了長篇小說《正紅旗下》的創作,并企圖通過下鄉“體驗生活”尋找新的創作素材。

1964年夏

老舍赴密云縣城關公社枟營大隊(后改屬穆家峪公社)體驗生活,住在社員王敬之家,調查訪問達3個月,回家后寫了《下鄉簡記》一文。

1964年10月

老舍赴海淀區四季青公社門頭村大隊體驗生活,住在39號一戶貧農家中。

1965年3月24日至4月28日

以老舍為團長的中國作家代表團訪問日本,其間會見了日本作家中島健藏、志賀直哉、川端康成、水上勉等人,為發展中日兩國作家的友誼作出了可貴的努力。

1966年春

老舍赴順義縣木林公社陳各莊大隊體驗生活。在三次下鄉的基礎上,老舍創作了話劇《在紅旗下》。

1966年8月23日

一批“紅衛兵”先后在國子監孔廟、北京市文聯大院焚燒戲裝,毆斗老舍、荀慧生、蕭軍等30余位北京的文化藝術界人士。老舍慘遭毒打和精神凌辱,次日投湖自盡。

1966年8月24日午夜

老舍在北京西北郊太平湖投湖自盡。現此處為一處地鐵機務段。

2001年5月21日

老舍夫人因患肺病在北京逝世,享年96歲。

冰球开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