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著名指揮家陳燮陽執棒上海交響樂團奏響紅旗下的贊歌 聆聽70年中國交響的時代轟鳴和生命感悟

來源:文匯報 | 姜方  2019年10月10日08:22

朱踐耳《節日序曲》、賀綠汀《晚會》《森吉德瑪》、丁善德《長征交響曲》……一曲曲彪炳史冊的佳作,在著名指揮家陳燮陽的棒下流淌而出。“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中國交響樂作品展演”昨晚在上海交響樂團音樂廳舉行。那些早已飛入千家萬戶、鐫刻在無數樂迷心頭的經典,再次贏得全場觀眾經久不息的掌聲。

70年來,200余位中國作曲家奉獻了數以千計的交響樂作品,其中有諸多優秀創作與新中國同生共長,它們的旋律里交織著中國人民奮力向上的努力。如今這些音符歷經歲月洗禮愈加璀璨,已成為中華民族文化的共同記憶。“中國作曲家在過去70年中殫精竭慮創作了不同類型的交響作品,既是幾代音樂工作者發自心底最質樸、最赤誠的呼喚,又是億萬中華兒女心靈成長史最生動、最忠實的記錄;既是古老中華民族對美好生活的赤誠向往,又是神州大地黃鐘大呂的時代強音。”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音樂家協會主席葉小鋼說,新中國成立以來一部部富有深厚人文情懷與傳統意識的交響樂作品,不僅反映了人民時代情感與民族精神風貌,更譜寫了中國社會主義建設歷史進程的偉大樂章。

新中國成立后,音符記錄欣欣向榮的美好圖景

為展示70年來中國交響樂的創作成果,中國音樂家協會聯合中央音樂學院、人民音樂出版社共同策劃了昨晚的展演。同時,作為“十三五”國家重點音像出版物出版規劃項目,由上海音樂出版社與上海交響樂團聯合打造的《中國交響70年》典藏版近日在上海首發。這是中國首套采用編年體形式編輯出版的交響樂音像制品,精選了1949年至2019年中國作曲家的70部交響樂力作。

新中國交響音樂創作取得的成就,是這一偉大時代中國文化藝術事業繁榮發展的力證。上海音樂學院教授、上海交響音樂博物館館長楊燕迪舉例說,新中國成立伊始全社會欣欣向榮的樂觀情志,從劉鐵山、茅沅《瑤族舞曲》(1952)、施詠康《黃鶴的故事》(1955)、李煥之《春節序曲》(1956)等此時的代表作中得到清晰展現。這些作品的音樂語匯往往直接選用中國本土民歌、舞蹈或戲曲音調,而和聲與樂隊寫作上又參照歐洲19世紀中后葉的“民族樂派”筆法,由此達成“民族化、群眾化”的審美情趣。正是在這種氛圍中,催生了何占豪與陳鋼創作的小提琴協奏曲《梁祝》(1959)的傳奇——作為這一時期中國交響樂的最高潮與里程碑,它將中國的民間愛情傳奇、地道的江南音調與外來的協奏曲樣式和交響敘述完美融合,成就了此曲60年來經久不衰的公認地位。

到了上世紀50年代末至60年代上半葉,中國交響樂的創作多以“革命歷史題材”為創作主旨,于是誕生了以瞿維《人民英雄紀念碑》(1959)、王云階《第二交響曲“抗日戰爭”》(1959)、丁善德《長征交響曲》(1963)等為代表的大型交響樂作品。學者認為,這類作品中最成功者當推呂其明《紅旗頌》(1965)。這首管弦樂序曲的主題旋律具有磅礴大氣的性格,據此該作成為黨旗的音響符號與代言象征,其感召力迄今不減當年。

交響樂被公認為是音樂中大型器樂體裁的標志性品種,不僅是作曲家創作功力的集中展現,更是各國音樂家體現各自歷史文化和獨特民族情懷的重要載體。也正因為如此,中國交響樂70年來奏響的不僅僅是音符本身,還能聽到無數中國人所經歷的時代轟鳴與生命感應。

改革開放以來,寫就中國交響樂發展“急板”樂章

新中國成立70年見證了“交響人”的赤子之心。尤其是在改革開放以來,幾代中國作曲家與海內外華人創作了諸多價值多元、技法新潮的作品。其中,丁善德、朱踐耳、羅忠镕、杜鳴心、郭祖榮等前輩作曲家老當益壯。比如朱踐耳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以深刻文化思考和嶄新音樂語言,創作出《第十交響曲“江雪”》(1998)等11部交響曲及其他類型的交響力作。

作為與新中國共同成長并具備扎實傳統寫作功力的作曲家,王西麟、金湘、劉敦南、楊立青、金復載、陸在易、鮑元愷、趙季平等在40余年的創作中,一方面繼承了較為悅耳而有自然樂感的寫作路線,另一方面適當吸納現當代創新音響技法,從而誕生諸多優秀作品。其中代表作有劉敦南色彩斑斕的鋼琴協奏曲《山林》(1979)、陸在易真摯感人而筆法細膩的交響合唱《中國,我可愛的母親》(1993)、趙季平結合民間曲調和樂隊手法的交響組曲《喬家大院》(2007)等等。

更年輕的50后、60后乃至70后作曲家,則屬于改革開放之后才進入學院接受高等教育的“新生代”,他們的交響樂創作也帶著鮮明的特定印跡——這批作曲家人數更龐大,國際視野更明顯,對如何在音樂中體現中國精髓和中國性格也持有更多樣和多元的觀念。陳其鋼《蝶戀花》(2001)、譚盾《三個音的交響詩》(2011)、周龍《山海經交響曲》(2019)等作曲家均活躍在海外但根系中國。而中國當下具有代表性的作曲家如葉小鋼交響組曲《詠·別》(2018)、郭文景笛子協奏曲《愁空山》《野火》(1995/2010)、溫德青嗩吶協奏曲《痕跡之四》(2003)、秦文琛嗩吶協奏曲《喚鳳》(2010)等均以各自角度繼續探索和深化交響樂的“中國化”課題。

如今音樂界人士正欣喜地看到,梁雷、趙麟、周天等更為年輕的名字頻頻亮相國際舞臺,這些作曲家是中國交響樂的明天和希望。帶著新時代“交響人”的赤子之心與共同努力,中國交響樂將在發展的“急板”樂章中,面向世界迎接更加光輝燦爛的未來。

冰球开销